top of page

Me and Shih Yung-Chun


​文/楊家輝
 

回想起如何認識時永駿,是緣於我們畫廊舉辦了一個香港與台灣藝術家的展覽,他就是其中一位參展藝術家,其實開展前對他的瞭解不多,直至看到他的作品,使我頓時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覺。正因為好奇心驅使下,我便決定在展覽開幕前邀請他來香港一趟,希望藉此跟他認識多一點。2013年3月7日晚上於香港國際機場和時永駿首次碰面,原來他亦是初次踏足香港這地方。因為到達時間有點晚,只能帶他到旺角走一趟吧!在途中,我們的話題慢慢打開了。我一面駕駛,一面細聽他道出自己在台灣的生活背景、人生理念和創作歷程等等。聊到夜深,我把車子停泊在旺角街頭,繼續聽他分享他的故事。經過數天的相處,時永駿雖然留給我的印象是一個處事很認真的藝術家,但在傾談過程中,我感覺他彷彿還是欠缺一點點甚麼似的,所以在聯展過後,促使我決定再次邀請他來港參與為期一個月的藝術家駐場計畫,藉此希望對他創作有所啟發與幫助。

兩個月後我們又在香港國際機場碰面,這次我稱呼他十永,這是他在網絡朋友圈上的名字。他從閘口拖着銀色行李箱和三塊油畫布步行出來,開始踏足他的香港之旅!畫廊準備了一個工作空間給他創作三張作品,用來留給畫廊作駐場計劃之用,平時休息的地方就安排在畫廊附近沿海的房子。安頓好後,我給他介紹另一駐場日本藝術家HiroshiMori,這幾天就帶着他倆吃吃飯、喝喝酒、聊聊天。意想不到的是一個說日語,一個說國語,往後竟然成為了好朋友。性格率真的Mori時常被鬼馬的十永捉弄,導致笑話連篇,這是十永給我的另一個印象。

Mori香港之行結束了!我和十永去了美術用品店,給他買下所需的顔料和用具,而我就繼續處理畫廊的事務。過了幾天,十永跟我説,對着三塊畫布亳無頭緒,主要是轉換了工作環境,所以不太適應。他希望到處走走,認識香港文化多一點。於是我就買了一輛腳踏車給他用來代步。他每天沿海邊去到荃灣地鐵站,然後轉乘地鐵沿線去過很多不同地方。有時會在附近沙灘游泳,累了就在路邊小店喝咖啡,遊山玩水般好不寫意。

一天下午接到他的來電,說正身處於上環某玩具店,想買些玩具但身上帶不夠現金,我只好即時過去處理。當時產生了一個疑問,買什麼玩具需要數萬元?是否遇上了騙子?和他會合後才知道發生何事!這是一間地方不足百尺的鐵皮屋玩具店,經玩具店莊老闆介紹後,這裏售賣的是懷舊玩具,大部份生產年代由30至70年代不等,十永有意收藏的玩具包括有60多歲的塑膠娃娃,80多歲高齡的日本製娃娃,50年代木製的兒童三輪腳踏車,還有很多不同的舊物,莊老闆如數家珍地說着每一件玩具都有自己的歷史和背後的故事。我們亦看得見它們都有着歲月留下的痕跡。我和十永目瞪口呆地聽着,覺得這裡像是藏寶庫一樣,這批懷舊玩具隨着香港不同年代的變遷,見證了香港過往的歷史,令到十永開始瞭解到香港獨有的文化和演變過程,所以有收藏舊物件習慣的他,決定要把它們都買下來。由於數量不少,我們小心翼翼地把玩具逐一搬上車,點算好後準備關上車尾箱之際,莊老闆突然追出來要再多看一眼陪伴他多年的日本娃娃,原來他在年青時曾揹着背包到歐洲四處闖蕩,期間就買下了這個30年代的日本娃娃,就這樣把娃娃放進背包裹陪着自己穿洲過省,到最後回到香港,一直陪伴至今。他跟娃娃作最後道別,還叮囑我們要小心處理,因很容易破碎,眼裡流露出依依不捨,這一幕到今天我仍然記得非常清楚。

我們把玩具送到工作室後,仍然很興奮地談論着懷舊玩具的歷史和故事,一面摸着酒杯一面聊。然後十永告訴我會用這批懷舊玩具進行他的新系列創作,當時我提議他在香港做一個關於懷舊玩具題材的個人展覽,當時他二話不説立刻答應了,大家就這樣開始定下一連串的合作計畫。我們商討過後再次拜訪莊老闆,告訴他十永是一個台灣藝術家,我們正構思用懷舊玩具策劃一個展覽,希望他能提供多些香港玩具歷史的故事,他很樂意地講解和提供了十分實用的資料,還答應協助我們繼續尋找不同年代和有歷史價值的玩具。一個月快過去了,十永也要準備收拾回台灣,雖然他在這次駐場計劃中一張作品也沒有畫下來,但並不代表沒有所得,有時候過程重於結果,這次玩具題材的構思能助他擴展了未來的視野,擴濶了發展空間,相信是他另一個新開始。

期間大家都需要充足的時間去籌備展覽的方案,我繼續和莊老闆保持聯繫,協助十永搜羅香港生產的懷舊玩具。尋覓了差不多有一年時間,得到的玩具收穫更加豐富。在去年五月份,十永和畫中的模特兒來香港找尋拍攝場地,他想找一些有特式而且能代表香港文化的場地,如香港茶餐廳、旗袍訂造店、香港小學課室等等。我為他找了一間開業已逾半世紀,還完整保留著六十年代風格的特式茶餐廳,我們早上到達,一行多人上了二樓「樓上雅座」,順道喝杯道地奶茶和菠蘿油作早點,然後十永拿出道具作好拍攝準備,因我有份參與其中,所以感覺更加有趣。座落於上海街的訂造旗袍店就是我們另一個拍攝場地,沒有華麗門面而帶點舊式設計的老店。我們入内作介紹後,就很唐突地邀請店主一齊參與拍攝,她竟毫不猶疑就答應了要求,為模特兒度身量度尺碼來作拍攝,感謝她願意借出店鋪幫助我們。

第三個重點場地真的令我束手無策,曾經嘗試問身為老師的朋友能否向任教的學校借出課室用作拍照之用但都未能成功,更何況在香港政府嚴謹的教育制度下,哪間學校會肯借出課室給我們作拍攝用途呢?十永留港的時間緊迫,這刻還沒借到學校做拍攝場景,正當我快要放棄時,剛巧來探訪我的姨甥小峰見到我一臉懊腦,他得知原因後竟自告奮勇説回校跟校長商討,在沒辦法之際,唯有讓當時只有十歲的小峰去當說客。想不到第二天小峰立即告訴我,他的校長肯接見我們,校務處職員給了我一個預約時間,之後我和十永就帶著畫冊和其他資料來到學校,步進校長室就見到了很有禮貌的吳校長,我遞上了畫廊名片及告訴校長,十永希望能拍攝到香港小學生上課的情境用來創作的想法,吳校長瞭解後,非常支持我們,就在他的安排下和其他老師的協助,我們可以順利進入一間小二課室進行拍攝,十永帶著玩具坐在課室中央和一群小學生一起上課,我就跟他拍下很多有趣照片,那些好奇的小學生,一面上課一面偷偷的笑著回看我們,非常感謝吳校長的幫助,才有這次難得的機會,這是我最意想不到的。之後我們繼續駕車尋找一些老街和古舊建築物作拍攝,最後一站就是回到莊老闆的幸福玩具店取景,他也是其中一個拍攝對象,莊老闆將會成為日後展覽作品其中之一位男主角。

回想起整個過程,我彷彿有份參與展覽製作的一部份,所以我非常期待這個展覽的誕生,像是等待著一個新生命的開始。另外,我一直希望能給他有更多的作品曝光機會,於是我把他的作品帶到去ARTTAIPEI2014及ARTSTAGESINGAPORE2015,還有2016年三月份舉行的ARTCENTRAL,希望不同國家和不同層面的人都有機會認識他的作品。
 

有時候我會覺得人生旅程真的很微妙,在不同的環境你會遇到不同的人,過程中雙方可以互相影響,又或者會引領到不同的道路和方向,這最終都是緣起而生。我相信十永將來的創作道路會大有可為,遇到不同的際遇都會因而有所轉變,可以選擇的發展機會也越來越多,但無論如何,我都衷心祝福他,為未來的人生繼續努力,加油吧!

 

二〇一五年十月

bottom of page